余凯:我觉得很多科学家都有这样的梦想,希望自己做出的技术可以对世界产生直接的影响。科学家变成企业家,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鲜见,中国是因为整个企业创新周期并不长,所以并不多见,在未来我觉得会成为常态。

宏利资产管理(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)宏观经济策略主管Frances Donald表示:“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另一种上涨的动力,这种动力必将来自增长和经济数据。”